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网站地图 手机站 直销投诉 传销曝光

直销维权投诉中心【官网】-为直销家人发声!

热门关键词: 直销 违规 曝光 企业信息 长生

“爆雷崩盘”乱战之下,微商社交电商大军的下一站在哪里?

来源:新零售经济观察 作者:[db:作者]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1-09-09
摘要:前几年,一篇《你朋友圈消失的微商,都跑哪去了?》火爆全网。这支由宝妈、大学生、家庭妇女、自由职业女性、职场白领组成的微商大军,一部分回归了常态,另一部分涌入了社交电商,成为“自用省钱,分享赚钱”的店主大军中的一员。 今年,随着接二连三的微商

前几年,一篇《你朋友圈消失的微商,都跑哪去了?》火爆全网。这支由宝妈、大学生、家庭妇女、自由职业女性、职场白领组成的微商大军,一部分回归了常态,另一部分涌入了社交电商,成为“自用省钱,分享赚钱”的店主大军中的一员。

今年,随着接二连三的微商、社交电商平台暴雷、破产、崩盘,又一轮店主的“大逃离”已经悄然开始。

你朋友圈消失了的社交电商店主,又去了哪里?

大量微商、社交电商平台因违法、违规、“涉传”等原因崩塌

微商,培育出了一批以社交裂变、囤货为标签的微商大军,那么,社交电商无疑也培育出了一批“自用省钱,分享赚钱”的店主大军。经过近年来微商和社交电商的轮番洗礼,市场上形成了一批深受教育的、深谙社交裂变的灵活创业群体。

近年来,微商、社交电商全行业遭到了媒体曝光涉传、虚假宣传、夸大宣传、产品质量问题等,有的平台因为长期拖欠商家货款崩盘,有的因资金链断裂而破产。在连番剧变之下,这个群体像遭到风暴追赶的鸟群一样,在不同的平台之间来回奔走。他们似乎已经成为了互联网经济的一种特有现象。

“爆雷崩盘”乱战之下,微商社交电商大军的下一站在哪里?

在微商兴盛的时代,以吴召国、三帅六将、徐公子等为代表的微商领袖带着团队在一个个新的微商盘之间跳动。一个微商平台的生命周期一般不会超过三年。

到了云集、贝店、淘集集等平台社交电商时代,各类APP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以老淘客为班底的社交电商团队们在不同的平台之间切换,甚至出现了专门的“薅羊毛党”,更遑论各种币圈的“割韭菜党”。

近年来,微商、社交电商领域遭遇了大范围的洗牌,头部、腰部的品牌无一幸免,整个微商、社交电商行业的从业大军流动更加频繁。

早在2020年,微商、社交电商领域已经有一批平台因为涉传遭到处罚,如一哥悠购因传销被冻结4.2亿元,还有名义初品、斑马会员等知名平台。

在微商、社交电商发达的江浙一带,因为涉传遭到罚没的这两类业态的企业更是数不胜数。2021年1月,浙江“章鱼哥”网络传销案遭到查处,粉象生活湖北枣阳涉传遭到法院冻结资金。2021年2月,浙江金薇科技因互联网传销遭罚没1143万元。

2021年4月,蜜源因涉嫌传销,账户遭到冻结3000万元。

还有广东省。仅2021年上半年,广州市就严查社交电商传销,罚没金额高达2100多万元。

2021年7月,拼团型社交电商拼拼有礼因涉传遭立案,8月,引发平台全面禁止提现,9月初,引发会员和商家集中体现挤兑,平台崩盘。

“爆雷崩盘”乱战之下,微商社交电商大军的下一站在哪里?

2021年8月,微商头部TOP10品牌TST庭秘密母公司及关联公司被冻结3亿元。

此外,小米有品、萌店、爱库存、皇封参、倾后、达尔威、碧缇福、希罗微商、一池云锦微商、魔介微商等也深陷传销风波。

“爆雷崩盘”乱战之下,微商社交电商大军的下一站在哪里?

来源:亿邦动力

同时,今年8月,母婴电商领头羊贝贝集团因为长期拖欠商家货款,导致商家集中退店、退款,总额近3亿元。大量商家因为退款不顺,集中向网络维权、政务服务、地方维权机构投诉维权,引发贝店的大量投诉维权事件。

行业低谷引发商家退场“多米诺骨牌效应”

如果说,过去人们只关注从业大军,那么,有一个群体就很少受到重视,那就是给平台供货的商家。

微商、社交电商平台如今都是以APP的形式来运营,每一个平台都以海量的SKU、海量的品牌入驻作为卖点来吸引会员参与,这些平台上的SKU动辄达到5000+、20000+级别。这些SKU中,除了少数平台自有的商品外,大部分都是第三方品牌方入驻。

以贝店为例,贝店在巅峰期宣称其SKU达到10万量级。到维权事件爆发时,集中维权的商家达到近3000家。这些商家与各类社交电商平台合作,每一家的合作政策都各不相同,门槛也不相同,但都有开店保证金、账期、提点、平台服务费、提现扣费、活动促销折扣等条件。在贝店上,根据不同的类目,商家的保证金有1万元、3万元、5万元、10万元不等。商家们为了多卖货,往往同时在好几个平台上供货。一旦平台出现问题,他们的货款就会成为坏账。

近年来,经历过淘集集破产、贝店拖欠商家欠款、同程生活破产、寺库拖欠商家货款等事件的洗礼后,商家对入驻中小社交电商平台犹如惊弓之鸟。例如,近日拼拼有礼等拼团社交电商出现无法提现、禁止退款等现象,商家集中到企业总部挤兑追款,引发了平台崩盘。

张燚是一名小家电的商家,其向新零售观察网表示,其在同程生活、爱库存、寺库、贝店等平台他都有供货过,前面几个平台因为警觉够快,基本都在崩盘前退出了,损失不多,相比较收入还可以承受,贝店他只损失了保证金,现在还有1万多块压着。“以后再也不相信小平台了”。有的商家在跟社交电商平台合作中也积累了丰富的风险概念,“小平台金额真的不能搞大了,他们跑路特别常见”“以后什么平台都有样学样,到后面圈完钱都不会给了”。

但对于商家来说,每一个新平台都意味着一条卖货的新路子,只能谨慎加谨慎,做到完全不跟所有平台合作,那是不实际的,只能上调风险预警,时刻盯着平台变动,一遇到异常就提前止损。

平台电商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”?

在行业性的大震荡之下,不仅社交电商大军在急剧的流转,商家也在加紧从中小平台撤退。那么,他们是离开这个“场子”,还是转到别的地方呢?

据新零售观察网了解到的信息,由于长期流转在不同的平台中,这股大军中的许多人,已经形成了一个微商、社交电商思维。经过市场的深度教育,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行为模式,要完全离开这个圈子,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不实际的,吃过了的亏不能白吃,而一些有团队和资源的人更不会轻易离开。

“爆雷崩盘”乱战之下,微商社交电商大军的下一站在哪里?

当下正是微商、社交电商的低谷期,而市场上四处流走的资源是一个巨大的机会。以拼多多群买买为代表的平台电商,却在此时悄然巨额补贴投入,抄底入局。今年4月,拼多多宣称配备千亿预算补贴群买买,认为“市场乱战和教育已经多年,消费者熟悉,团队长熟悉,是收尾统一的最佳时机”。群买买将是结束乱战,能够一统社交电商江湖,重金投入获得大决战的最后胜利。

究竟谁才是社交电商最后的赢家?

谁能为社交电商探索出一条合规、可持续发展的道路?新零售观察网将持续关注。

责任编辑:[db:作者]